Site Overlay

问计“前任”扶贫接力先接经验

5月伊始,扶贫干部陆续进村,如何精准识别贫困户、如何与村民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如何为村庄制定发展规划……种种问题接踵而来,新手扶贫干部感…
5月伊始,扶贫干部陆续进村,如何精准识别贫困户、如何与村民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如何为村庄制定发展规划种种问题接踵而来,新手扶贫干部感到困惑在所难免。为此,南方农村报走访了数名参与上一轮扶贫工作的干部,请出他们的锦囊妙计。
南方农村报记者 吴勇 华南农业大学给村民发放茶苗。 受访人供图
住村里还是镇里? 住村里与村民建立牢固的信任关系
住村里还是镇里,扶贫干部刚进驻时难免会纠结。
2013年,广东省商务厅扶贫干部陈日进进驻普宁市广太镇黄叶村,按照领导要求,他在当时还比较破旧的村小学的教室里安营扎寨了。肯定是住镇里舒服,但驻村时间长了,发现还是住村里更容易开展工作。陈日进说,住村里能随时和村民联系,无形中就拉近了关系,我也能掌握一些信息。住到村里不久,村民主动找陈日进,提醒他有贫困户其实有着新旧两套房子,贫困户带他去看的是旧房子。如果没有住到村里,这些信息我就不会获得,极大地降低入户调查的准确性。
听闻扶贫干部住在村小学里,叶香鹏有些兴奋地和妻子说:这次来的干部有些不一样。叶香鹏的父亲双目失明,叶香鹏除了要赡养没有劳动能力的双亲,还要抚养三名子女,夫妻俩只能靠务农和打零工维生。以前也有镇、县的干部下来一段时间,说要帮助我们这些贫困户,但是待的时间都不长,过了一段时间就找不到人了。
陈日进在村小学的教室里一住三年,和49户贫困户建立了牢固的信任关系,其中一户是叶炎城,因被大火烧伤,去年已经去世了,准确地说,是48户。说到这,陈日进颇有些伤感。
从我们村委的角度来看,他住到村里是件好事情,毕竟有时候村民对省里来的干部有些误解,住进来了,就是一个村的人了,成了邻居,就慢慢熟悉了。黄叶村支书叶建忠说。
办事开不开发票? 项目建设必须按规定办理
开发票需要税点,要是可以不开,就能把节省下来的钱继续投入建设村子。2013年,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地铁)驻村干部罗光强刚驻村,梅州市五华县岐岭镇清溪村支书孔荣提出这样的建议。村干部这样的建议在扶贫工作中并不罕见,一方面是村民的不理解,一方面是工作的要求,扶贫干部难免左右为难。
罗光强并没有采纳村支书的建议:只要涉及项目建设,就必须按照我们的制度来,尤其开发票,是必须的。在广州地铁对口帮扶的三年里,该公司为清溪村筹得资金283万元,完成6.15公里村道硬底化、13.3公里村道亮化,修建机耕路2.3公里;筹集投入150万元,完成水渠三面光工程3.55公里;投入200万元为两个村捐建村委楼、文化活动广场等。每项工程罗光强都要求必须招投标,并列出工程质量的要求明细。这么多工程,发票制度只是其中一环,但是没有的话,那就乱套了。罗光强说。
2015年,驻村工作组给贫困户发放鸡苗,贫困户领鸡苗的同时需要在表格上按手印,当时一户贫困户拒绝了。在村里,只有遇到大事才会盖手印,村民不愿意也能理解。孔荣说。但罗光强坚持执行公司的制度要求,没办法,只能和村民细细解释,最后村民还是接受了。
当然,入乡随俗,部分工作罗光强还是选择适合村民的办事方法,如某个立项工作需要投票,由于村民居住地点分散,只能拿个投票箱,每家每户敲门,方便村民投票。罗光强说。
驻村组来三年,村里变化很大,尤其村民办事,越来规范了。孔荣说。
一定要产业扶贫? 不能让项目烂尾
进村后,除了入户调查、精准识别外,扶贫干部最挂心的就是扶贫方案。选择什么项目,如何解决项目落地、推进的困难等,都非常考验扶贫干部。多名上一轮的扶贫干部指出,扶贫方案必须因地制宜,顺应民情,发挥所在单位的优势资源,调动起村民的内生动力。
我今年种的20多亩茶田,长势还不错。在2013年华南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华农)扶贫工作组驻村前,河源市龙川县义都镇中心村村民崔恩强的茶田不到8亩,一亩收益几千元。以前种茶就是到山上摘些茶果来种植,产量不高,销路也不好,原先家里种了8亩,我已经觉得够多了,种太多也卖不掉。
华农工作组多次组织专家调研摸底后,决定发动贫困户和村民种茶。中心村水田面积1551亩,但山地有1万亩。山地以红、黄土壤为主,长年多雾,适宜茶树生长。村民以前虽有种茶,但品质差,销路自然不好。华农驻村扶贫干部郑大睿说。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方案一开始没有得到村民的认同。因为种植方式跟我们几十年习惯的完全不同,多数村民一下很难接受。而且,扩种那么大面积,很担心销路。中心村支书徐新波说。
工作组只能一户户走访解释,并请来华农的专家上课,联合多年合作伙伴南越王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向贫困户免费发放22万株良种茶苗,建设茶叶示范基地100亩,成立专业合作社,由专家向种植户传授种植技术。南越王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则承诺以市场价全部收购村民的茶叶。越来越多村民要求种茶,但非贫困户的村民需以0.05元的价格购买茶苗,不免费发放,是结合之前的扶贫经验,因为免费发放的话,有可能出现农户虚报亩数然后转卖茶苗的情况。
如今,崔恩强家的20亩茶园,每亩年收益0.8万元以上,家庭年收入超过16万元。
与中心村不同,梅州市五华县潭下镇金石村拒绝广东省交通集团扶贫工作组进行产业扶贫。我不赞成我们村搞产业扶贫,村中的主要劳动力都外出务工了,村民也担心种出的东西卖不出去。金石村支书李旭煌向工作组如是反映村民的担忧。
村民的意愿,我们当然首先是尊重。在实地调研和深思熟虑后,我们也决定通过其他扶贫方式来帮助村民脱贫。广东省交通集团驻村扶贫干部古汉城介绍,工作组走访了省内多个村庄,发现要做好产业扶贫并不容易:首先要村民自身有积极性,然后要解决种难卖难的问题,再来就是要有靠谱的农业公司帮助村民面向市场,唯有如此,产业扶贫才能长效、实效,要不工作组走了,产业就烂尾了。该集团将扶贫重心放在劳务输出上,为愿意外出打工的村民寻找合适的工作岗位,并为留在村里的村民购买鹰嘴桃树苗。
其实扶贫最关键的还是要能找到适合本村情况的方法,产业帮扶是一条路,但不是唯一的路,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开展。古汉城坦诚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