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老农发疯似的砍掉大部分苹果树,而收入不减反增

从庆城县城沿马莲河往西北方向行驶,河西川道上一眼望不到边的苗木,像士兵一样整齐划一地矗立着。

通过先隔行再隔株的两次间伐改形,李希恒的10亩果园400多棵大果树,硬生生只剩下了170棵,收入却由原来的10多万元增长到了现在的40多万元。果农们沸腾了,不断惊叹科技的神奇!

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强有力科技支撑下,庆城县描绘出了十三五苹果产业的宏伟蓝图三十双万工程:建立10万亩矮化密植苹果基地,新栽10万亩山地苹果,改造10万亩乔化郁闭园;到2020年,果农人均纯收入达到1万元,盛产期果园亩产值达到1万元。

综观全国,持续开展的以农村扶贫开发为中心的减贫行动不乏优秀案例和成功经验,从本期开始本报将选取其中一些成果,以飨读者。

从16万亩到32万亩,从8万吨到16万吨,从2.2亿元到4.8亿元,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专家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技术、心血和汗水把科技论文写在了甘肃陇东大地上,赢得了老区人民的交口称赞。

苹果树上果实累累

2012年3月,庆阳市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签约共建庆城苹果试验示范站。以西农苹果专家赵政阳为首席,高华、刘振中为主力的专家团队入驻庆城,结合当地苹果产业发展对症下药,拉开了科技引领庆城苹果产业发展的大幕。

老园改造达到提质增效,新园建设发起产业革命,苗木基地从源头保证质量,科技培训奠定人才基础。这是赵政阳在对甘肃苹果产业发展评判的基础上,结合庆阳地区苹果产业发展实际开出的药方。

蔡家庙乡蔡家庙村60岁支部书记魏治林,像看护孩子一样看护着苗木基地。按照庆城县苹果产业发展规划,十三五期间,庆城县还要再发展10万亩矮化苹果和10万亩山地苹果。这20万亩果园的建设质量和魏支书眼前的这片苗木基地关系重大。

科技论文写在陇东大地上

对症下药挑起产业大梁

赤诚乡赤诚村张庆安的果业合作社有200多户农民入社,年产值1000多万元。我2008年成立的合作社,以前的销路也就是二、三线城市。西农大专家来了后,让我们的赤诚牌苹果重新焕发了生机与活力,上了档次,我们的销路更广了,市场拓宽了近两倍,苹果卖到了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

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试验站站长、苹果专家高华的眼里,却再也稀松平常不过了,因为整个老果园改造他从前到后都是走在第一线。果园总体密度降低,光照条件得以改善,枝类组成发生优化,亩产量增加,果品质量提升。与间伐改形前相比,亩产量实现翻番,效益却能翻10倍。他说。

今年春,庆城苹果试验示范站首席专家赵政阳教授进行花前复剪操作示范。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供图

如今的李希恒,在十里八乡也算是个名人了,事业也做大了。依靠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科技支撑,苹果园才真正变成了我们农民致富的产业。我还盖起了气调冷库,成立了果业合作社,吸纳了50多农户,依靠苹果产业发家致富。

试验站建立以前,庆城的苹果栽植苗木全部依靠外地调运,苗木质量参差不齐,严重影响着苹果产业的后续发展。苹果苗木繁育专家刘振中指出,苗木是苹果产业链最薄弱的一个环节,却是苹果产业发展最基础的一件事。

玄马镇樊庙村共有苹果园1200亩,其中挂果园600亩、幼园600亩。该村支部书记樊宾强介绍,老百姓种植苹果的积极性很高,2015年春就完成500亩矮化密植示范园建设,改变了该村产业结构单一、群众增收门路狭窄等问题,为发展现代果业、实现产业致富、助推精准扶贫找到了出路。预计三年挂果,五年丰产,盛产期每亩可产优质苹果3000公斤,亩产值可达15000元以上,人均增收5000元。

综观全国,持续开展的以农村扶贫开发为中心的减贫行动不乏优秀案例和成功经验,从本期开始本报将选取其中一些成果,以飨读者。

庆城县地处陇东黄土高原中部地带,是甘肃省58个集中连片特困县之一,2011年被列入国家六盘山片区扶贫攻坚重点县。庆城也是国家苹果重点生产县、全国优质红富士苹果的最佳核心生产区,但多年来苹果产业发展一直在低水平徘徊。

四年多来,西农专家扎根庆城,让庆城的苹果产业创下了历史新高度,实现了三个甘肃省第一:一是矮化密植面积达到了3.5万亩;二是乔化郁闭园改造达到了3.2万亩;三是建立了一个600亩的矮化苗木育苗基地,实现苗木本土化、科学化和规范化。

我这几年真正地把钱赚回来了!甘肃省庆城县赤诚乡赤诚村五十岁出头的李希恒,站在丰收的果园里,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这些苹果已经订出去了,能卖40多万元吧。李希恒的好收成是庆城苹果产业大发展的一个缩影。

南庄乡丰台村村民黄永宏今年50多岁,2013年种植了2亩矮化园,2015年初零星挂果,一亩地在间作的情况下收入200元,2016年1亩园子的收入2000多元。老黄很满意:这咋也比种庄稼强多了。省时省工省力,光照通风好,苹果商品率高,1斤卖3元多。庆城苹果站的建立、西农大专家的入驻,给我们农民送来了苹果矮化密植技术,这就是送来了致富的金钥匙啊。

刘振中从事苹果栽培工作28年,主要负责庆城苹果产业发展苗木本土化工作。从2012年秋播开始,历经幼苗培养、实生苗管理、嫁接除萌、平茬解绑等技术环节,600亩的苗木基地建成了。从今年秋季开始,每年可出圃优质苹果苗木100万株以上,基本可以实现庆城苹果栽植苗木的本土化。

庆城县原县长辛少波对试验站开展的工作十分认可,她赞叹说:庆城县几十年来不知道育过多少次苗木,从来就没成功过,试验站把这件事做成了,给我们庆城老百姓干了件扎扎实实的好事!

2012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甘肃省庆城县建立了首个省外苹果试验示范站。四年多的时间,使庆城的苹果从16万亩增加到了32万亩,产量从8万吨增加到16万吨,产值从2.2亿元增加到了4.8亿元,从规模、产量、产值方面都实现了翻番,把科技论文写在了陇东大地上,用西农模式铸就了庆城现象。

庆城县果业局副局长徐巨涛掰着指头算了一笔账,间伐改形技术推广面积占乔化果园的12.8%,平均每亩增值3600元以上,总计增值1.15亿元。每年培训的果农人数在5000~8000人次,为苹果产业发展储备了大量基层人才。

最终我们全县的苹果面积达到45万亩,产值在盛果期以后突破40亿元。让苹果产业真正成为农民致富的第一位产业,让庆城县也成为全国闻名的鲜食苹果基地。县委副书记毛鸿博对苹果产业未来发展信心满怀。

赤诚乡是庆城县乔化老果园面积最大的乡镇,是老园提质增效工作的第一站。听说要在自家的果园搞间伐改形实验,李希恒的老伴说什么也不干,把树挖少了还能多卖钱,你骗人的吧?但具有初中学历的李希恒相信科学,同意对自己的乔化老果园进行间伐改形。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发表了《中国的减贫行动与人权进步》白皮书,指出消除贫困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是各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权利。事实上,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一直坚持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力图使中国的减贫行动更加扎实有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